黛丝_红姬

宅腐网瘾少女(•̀ㅂ•́)و✧
日语♪
盗墓♪HP♪全职♪魔道♪
死神♪银魂♪
基三♪
满汉♪

噫有置顶啦!

宅腐网瘾少女(•̀ㅂ•́)و✧
圈名:海带
微博·贴吧·撸否id:@黛丝_红姬
撸否推太太们的cp粮~~摘抄笔记看心情~偶尔记录个脑洞段子~
—————已入深坑—————
日语♪
HP♪盗墓♪全职♪魔道♪
死神♪银魂♪
基三♪
满汉♪
—————本命—————
◇Sirius Black【HP】
◆浦原喜助【BLEACH】
◇吴邪【盗墓笔记】
◆周杰伦
◇崔胜铉【BigBang】
◆坂田银时【银魂】
◇利威尔【进击的巨人】
◆三木真一郎
◇IKE【SPYAIR】
◆叶修【全职高手】
◇阿杰729【729声工厂】
◆魏无羡【魔道祖师】
◇夕楼76
◆Lao乾媽(李常超)【满汉全席】
◇兰摧玉折【墨洒琴心】
—————CP—————
同人cp不拆不逆
【盗墓】瓶邪,黑花
【全职】叶蓝,喻黄,林方,方王,双花,韩张,周江,双鬼,刘卢,乔高,包罗,肖戴,于远
【魔道】忘羡
【死神】浦红,银菊,一露
【银魂】土银,冲神
【渣反】冰秋,漠尚
【网近】烟酒
【天醒】遥霍,久齐
【天官】 花怜,双玄
【残次品】陆林
【陆小凤】陆花
【杀破狼】长顾
【默读】舟渡
【镇魂】巍澜 楚锅
—————(*/ω\*)—————
よろしく٩( 'ω' )و

【摘抄笔记】03《镇魂》by priest

跟着剧版重温镇魂~
【轮回晷】

    你身正么?身正怎么会怕影子?

    古人说“六合之外,圣人不言”,究竟是有还是没有,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倒是觉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大家也没必要太追究。“不问苍生问鬼神”,那是旧时候昏君干的事,人要是连自己的事都想不明白,还有闲心去管世界上有没有鬼神,不是很荒唐么?


    我讨厌一切圆的东西,生生死死,没完没了。

    你知道么,有的时候,一个人可以不只有一个影子。

    自杀其实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死于非命”。

    如果因为你,别人出了什么事,你以后是要昧着良心活,还是要昧着良心死?

    生死是大事,我记得我上课时跟你们说过,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为之赴死。一个是为了家国而死,那是为了成全忠孝,一个是为了知己而死,那是为了成全自己,除此以外,哪一种轻生都是懦夫行径,你懂不懂?

    “我见过你。”

    在我心里,无数次。我不敢见你,却知道你的每一件事……


    那人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人过奈何桥,饮忘川水,过三善三恶的进轮回门,灵魂给洗涤得赤条条空荡荡,又能记得什么?


    这个谎九真一假,却说得他几乎心力交瘁。


    日晷一天转一圈,日头就东升西落一次,周而复始,象征生生不息、轮回不止的意思。但也有种说法,认为轮回是个不断“杀死”的过程,新陈交替,失去的永远失去,过去的再不重来,转过一刻,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而转过一轮,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有些谎言是故意的,有些不是故意的,前者是欺骗别人,后者是欺骗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是很可悲的。

    因为世界上或许唯一一个爱她的人已经不在了,从此没人会在意她喜怒哀乐,没人会一直地殷殷注视着她的背影,一边留恋,又一边希望她能走远一些。

    轮回晷,轮回晷,三生石上转三遍,你半生来我半世,不求同生求同死。

    这斩魂使,是个神不神、鬼不鬼的人物,要说他是鬼仙,却也不尽然,传说他本来是九幽阴冥处最深的一抹煞气与罡风相携化成,生而不详,血光冲天,但又有罡风护体,化成一把斩魂刀,按着戏文里的说法,就是能“识善恶、辨忠奸”,因为这把刀,后来他也被称为“斩魂使”。

   上呈三十三天,下去十八层狱,天地人神,一切魂魄但凡有因,皆可斩于刀下。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那不是他们在医院里遇到过的腐臭味,绝不难闻,甚至有一点若隐若现的香,非常淡,然而乍一吸进去,却莫名地让郭长城想起了大兴安岭外的隆冬。

    那是刚下了一宿的雪,早晨推开门走出去时,乍一吸进肺里的第一口空气的味道,是那无边无际、仿佛终年不化的白雪散发出来的,干净、又冰冷到了极致,混杂着某种垂死的花散发出来的那种……悠远而行至末路的香。

    谎言永远是谎言,草率地背上,就一辈子也卸不下来。


    有时候……只要人的意念足够强烈,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可哪怕你心里有再大的执念,也并不能证明它就是对的。
【山河锥】

    然而是快乐也好,是愤怒也好,最后沉寂下来,都成了越发难忍的落寞。


    沈巍眼神一黯:“在这种城市,两个人可能住得很近,却一直也没见过对方,但是也说不定哪一天开始,就天天碰面了,都是缘分吧。”


    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一根弦,被人不轻不重地拨动了一下,并不激烈,余音却能绕梁。

    赵云澜又说:“人么,痛苦的时候要多想一点,免得重蹈覆辙,快乐的时候就要少想一点,省得思前想后败了兴,要是今天地球忽然歇菜了,活着的人全都变鬼了,你临闭眼之前发现自己都还没随心所欲一回,得有多窝囊。”

    沈巍顿了顿:“哪有那么多随心所欲的事?”

    “是啊,”赵云澜说,“别人要委屈你,难道你自己也要委屈自己?那人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不会,在我眼皮底下,他能出什么事?


    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


    人的经历极其复杂,细节上的因果关系,除了本人,没有人能真正理得清。

    不拘小节和缺心眼是两回事。


    极致的克制,有时候也是为了追求极致的自由,如果一个人千百年来,连本性都可以这样毫不留情地压制,他一方面活得痛苦,另一方面,也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一个地方,那里人人皆是自由,人人生而平等呢?

    ——有。死亡面前。”


    什么是公平、平等?这世界上,但凡一个人觉得公平了,一定是建立在其他人觉得不公平的基础上。活不下去的时候,平等是与别人一样吃饱穿暖,吃饱穿暖的时候,平等就是同旁人一样有尊严,尊严也有了的时候,又闲得蛋疼,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怎么也要比别人多一些什么才甘心,不到见棺材时,哪有完?究竟是平等还是不平等,不都是自己说了算?


    心里就算有千万盏明灯,也会给浇灭得一丝灰烬也不剩。

    “缘分这东西不能强求,”赵云澜想不出斩魂使怎么会想闲聊这些鸡毛蒜皮,于是顺口说,“但要是别人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我、照顾我、替我知冷知热,我却连保护人家周全的心都没有,那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叫人么?”


    流年那样无理残忍,稍有踟蹰,它就偷梁换柱,叫人撕心裂肺,再难回头。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

    总有一些事,是你会无能为力的,要么变得强到有能力解决一切,要么忘干净吧,惦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好,占内存。


    ——大煞,无魂之人。

    ——此人从什么地方来?

    ——黄泉下千尺之地,不可言说。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大人假托这身份在人间,应该不是为了平常的公务,那是有其他什么重要的原因吗?”

    “没有。”沈巍说,“那只是我的私心,只是……为了一个人。”

    他一生杀伐决断,从未曾这样优柔,想来……大概是因为没遇那个真正一喜一怒都牵着他一根心弦的人而已。

    亘古以来,斩魂使是唯一一个以污秽之身出神入圣的奇葩,没有一颗坚如铁石的心是不可能的,赵云澜毫不怀疑,斩魂使……沈巍这样的人,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落到泥沼里,也必然是无比尊贵、叫人不敢亵渎的。

    好,你不用说,我知道是谁了,也不会再追问,你……你别皱眉。


    别人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你好大的胆子。

    传说他是千丈戾气所生,大煞无魂之人,自黄泉尽头而来,刀锋如雪……然而赵云澜却总是想起他每每从黑暗里来,又从黑暗里走,孤身一人,与无数幽魂一起走在冰冷冰冷的黄泉路上,从来形单影只的模样,心里却忍不住怜惜他。

【功德笔】

    而拆信本身也是一种饱含期待的快乐,尤其来信人对他而言十分特别的时候,只有对方手写的字迹才能激起最深的思念,那些书信都是能经久地收藏的。

斩魂使剥落了他一层人鬼同惧的黑袍,里面的人却是这样干净柔软。

    不是衣香鬓影,有时候就显不出形单影只。

    可是自从断开了和沈巍的联系以后,赵云澜开始总是忍不住把别人和沈巍比较,结果越比较越是索然无味——他们谁也没有那样浓重到值得细品的书卷气,谁也没有那样眉目如画的模样。

    那其实是他一直以来都隐隐向往的生活方式——谁也不嫌谁话少,谁也不会烦谁,谁也不会整天追在谁身后搞些幺蛾子,今天要陪看电影,明天要送花,他们互不相扰,却绝不冷漠……就像本来就是生活在一起、自成一国的那样。

    当一个男人从另一个人身上看见的不是腰细腿长屁股翘,而是一种近乎对家的平静的渴望时,那就绝不是欢场上的色欲熏心了。

    斩魂使?斩魂使怎么了?我看上了就是我的,其他都给老子完蛋去!

    数千年的寂寞萧疏都没能让他疯狂,那人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却让他大起大落、情难自已。

    怨不得古人说: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神魂颠倒,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

    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

    他因这人而生,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低低地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难得地沉下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一如往昔,历历在目。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有些人就是天生五行缺德,身上每个毛孔都渗透出咄咄逼人的小恶毒,没一处致命,但是没一处不咬人。


    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总有那么个混蛋,就算拿着杆子把天捅出个窟窿,他也是不忍过于苛责的。

    为功德而积善,为报应而避恶,功德既生,则本心已死,纯善已死。


    下弦月,野坟头,鬼火引路怨魂愁,穿林风,吹骨笛,狐批人皮魍魉戏。老汉与你掐指算,请君与我侧耳听,生人人头换纹银,美人整皮换黄金,百日儿尸油两三斤,换尔荣华富贵享半世,若将三魂七魄捧,保你尘归尘来土归土,一世屠夫浮屠功。

    ——沈巍同志,你觉得沐浴在和谐社会的春风中,站在你身边的这个思想上的巨人、工作中的先锋,他帅不帅?
    ——你帅不帅都没什么关系,我不在意。哪怕你五大三粗,头生癞脚生疮、歪瓜裂枣,在我心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沈巍猝然扭过头:“我只这么一说,你就相信吗?”
    赵云澜蓦地一笑:“只要你说,我就信。”

    赵云澜眼眶一酸,他不明白那股突如其来的酸涩是从什么地方而来,好像是一段深埋了千百年的古旧记忆,终于被飓风吹去百尺厚的浮尘,露出下面赤/身/裸/体、无从逃避的真相的一角,戳得人心里一阵一阵的难过。


    ——那你我……难道不算是人鬼殊途?

    ——你怎么一样?我那么喜欢你。

    他这句话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举重若轻到仿佛不是一句哄人高兴的甜言蜜语,而仅仅是……在全世界都布满大雪的冬天里,坐在温暖的室内,捧茶闻香时那么只言片语的闲话。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原本是山鬼“嵬”,可是有一个人跟我说,山鬼虽然应景,但是未免显得气量狭小,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再加上几笔,好凑个大名。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不过这话我得交待在前头,你儿子我费尽心机大半年,连哄带骗,什么农村包围城市、广泛发动群众,三十六计乱七八糟的手段都用上了,比过去造反还艰难,好不容易才把人弄到手,您啊,要杀要剐冲我来,一会别出去坏我心血,我得心疼死。

    一个人眼界宽、心情长期良好、接受信息的速度很快,她的脾气就会相对温和,人就不容易固执,遇到事多半也会理智交流,不会太自以为是。

    可见命运有时候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悄无声息。

    人事有代谢,往来无古今,回头看不用多远,只区区五千年,就有无数神祇升起又陨落,与蝼蚁一般的凡人殊无二致,天地间,原来从没有什么能一直高高在上。

    盘古真的劈开了混沌么?还是混沌只是变了一副模样?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此皆不可成之事,封之以不可抵之地,以为四圣,天不落,地不陷,则四圣不出,天下遂安。

    赤水之北,承天接地,万九千之大丘,天人之故里。 
    浩然之巅,览六合渺海内,为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此名昆仑。

    艰难的爱情,可以靠坚强和不顾一切的付出扛过去,可是爱情总是要归于平淡,你想过吗?到那时候,你们看见对方的时候,激素的作用褪去,想起的不会是美好的怦然心动,而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受过的非难和痛苦,到时候你怎么面对他,他怎么面对你?你想过吗?

    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有些东西,经不起拷问,也经不起琢磨,更不值得深陷,我觉得你既然做了,就没必要想对还是错,你与其用这些东西折磨自己,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你说呢?

    我说人这一生,只为了两件事,值得自己赴死,为天下家国成全忠孝道义,为知己成全自己——自古有轻生酬知己,我既然肯为了你死,当然也肯为你活着,我求仁得仁。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每个人在为别人做什么的时候,哪怕他再心甘情愿,再默默无声,心里也总会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有一天对方能看见,我不能免俗。

    昆仑君身上压着十万大山,那么痛苦,我舍不得你过那样的日子。你当一个高高兴兴的凡人多好。可他们都在逼你,在昆仑山上的时候,我当时真想……真想把他们都杀了。

    赵云澜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几不可闻的耳语状态,似乎是声音哑到了极致,用尽了力气说出来的虚响:“你那天答应了我,其实也只是想凡人一生也就七八十岁,一眨眼就过去,死生轮回一场,我又会忘记你,你想最后陪我走完这一段,然后效仿女娲吗?”

    沈巍一时间默然不语。

    赵云澜一把拉下了他的领子,手指颤抖得近乎痉挛,牙齿撞得“咯咯”作响:“我死也不会答应,我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也不会答应!”

    梦不知何时醒、何时灭,纵然天崩地裂,也见不得天日,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那些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

    沈巍端走药碗:“这个管用,我不害你。”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你不害我,你往死里折腾我。”

【前因·大荒】

    “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我要天地再不相连,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我要天路断绝,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自成一体,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其他的,尽管都冲我来——盘古和伏羲都不在了,剩下你我,你韬光养晦,可我依然心有不甘。”

    “有本事,就一道天雷劈下来,劈开昆仑山,劈死我这个人,不然我不服。”

    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不够强大、又足够蒙昧,才能短暂而愚蠢地活下去么?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不会说话?不可能吧。”昆仑君没型没款地往大石头上一靠,挑挑眉,“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 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你倒是个知己。

    可天道无情。

    “不,我对一切无能为力,起码……起码还能保全你。你不愿身为鬼族,我成全你。”

    “……拿着。”

    “这就是我左肩魂火,我……我再给你一样东西。”

    “拿着昆仑神筋,从此你就可以从大……大不敬之地脱胎出来,列入神籍……”

    “你……你替我镇住四柱。有女娲轮回晷,伏羲山河锥,还有……功德古木的功德笔,我最后再给你一件……”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既然神农氏甘为凡人,放弃神籍,我就替他再加上一件,让他悲天悯人到底……”

    至此,天柱重起,四圣聚齐,山圣消散,三皇无踪,承天起地的四大天柱阴差阳错地落到了被强生神格的少年鬼王身上,被他一肩担住——作为昆仑君对天道最后的嘲讽。

    这一担,就是整整漫漫无际的五千年。

【镇魂灯】

    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三魂去了七魄,从此再也忘不了了。


    与你在一起的日子,让我朝生暮死,我都是乐意的。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如果沈巍不喜欢他、冷淡他,他可以选择继续纠缠,也可以选择潇洒离开,进退皆有道理。

    如果沈巍骗他、害他、对不起他,他可以选择原谅,也可以选择江湖不见,进退亦是皆有道理。

    可沈巍就像一只蜘蛛,狠狠地把他粘在了一个说不得、骂不得、恨不得、也接受不得的地方。

    许久,赵云澜一句话也没说,随手从玄关的大衣架上拎下了一件厚外套裹在身上,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了。

    原来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上的刀。

    “‘镇魂’究竟是什么意思?”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赵云澜忍不住弯下腰,仔细打量了一下镇魂灯,只见底座上端端正正地刻着四个字——“至死方生”。

    道尽了轮回的真谛。

    要人还是要鬼,你得选一个。要人间还是要鬼道,你得选一个。要天地还是要幽冥,你得选一个。

    赵云澜咬了咬牙,恨恨地说:“我他妈真恨不得用手铐把你锁在家里。”

    背对着他的沈巍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缱绻动听的情话,连显得有些阴郁的眼神都温柔得要化开了。

    我有时候其实都想不出他是怎么忍受我的,你大概也想不出他是怎么对我好的。

    所以说有时候淡定帝只不过是反射弧比较长而已。

    皇天后土,魑魅鬼城,大不敬之地。

    传说生于世间,除了宿命般求不得之苦,大多的苦楚来自于想得太多,读书太少,书是先圣留下的,可是曾经那些先圣们,他们生于混沌,压根无书可读,无人能解惑,只能怀着对天地的诸多疑问,跌跌撞撞地一路走下来,想来是极度焦虑痛苦的吧……乃至于向心上人说一句心中所想,都挑不出一句合适的。

    昆仑君似乎是漫不经心,又像是思虑深 重,过了良久,才仿佛是叹息了一声,低低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二两,你要?拿去。”

    少年鬼王那一瞬间豁然开朗,才知道原来他所汲汲渴求却说不出口的东西,还有这么一种说法,叫做“真心”,只两个字,就能让人万劫不复。

    鬼族不是生灵,然而他在那须臾的弹指间,却仿佛听见了自己不存在的心跳声。

    从此十万大山听你号令,你虽然难脱鬼胎,起码已经是半仙半鬼,以后可以自由来往三界,我不再管你了。

    不死不灭不成神。

    你不准死,我什么都办得到,什么事都办得出来!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聪明”和“智慧”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的缘故,赵云澜在扔书卷的那一刻,其实已经本能地做出了正确的反应——有些事就是不应该追究,该糊涂的时候就得糊涂。

    你从没开口和我要过任何东西,弄得我连讨好都没地方讨,其实你真的想要什么,大可以直接告诉我,只要我有的……骗我干什么?

    大概有的时候,人走到了某个进退维谷的地方时,就会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刹那停止,让他可以不用往前,也可以不用回头,只是自欺欺人地停在那里就行了。

    然而世界上所有的表针都在往前走着,时间不可能为任何一个人停下。

    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第二个人。


    在巨大的球面上生活的人走不到边界,围绕着固定的圆圈旋转的路径是无穷的,轮回中生则死、死则生,生死没有了本质上的分别,也就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死”。


    我讨厌听天由命这个词。


    如果“死”是混沌,那“生”就是不断地挣扎吧。

    至此,轮回终于落成,生死成圆,从此无生无死。

    “就算是现在,被你看出了一切,我其实还是在逼你,”沈巍声音很低,却几乎破音,“你是要选择和我一起死,永远归于混沌,还是让我取出你这一世的记忆,从此你不认识我、不记得我,我和你再没有半点关系?”


    心这么重,心计也这么重……唉,真不好养活,走吧,咱们回家了。


    云澜,就剩下这几十年了,我们像凡人一样一起过一辈子好不好?


    即使披着一张羊皮——还是会脸红的羊皮,也无法改变他是条狼的本质。


    我就是想我当了小半辈子的情圣,末了被你的五指山压住了,沈巍同志,你本事真大。


    判官心里一时有些不是滋味,他难以理解那样死生一掷的豪情,难以想象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飞蛾扑火,更加难以企及他们开天辟地、无所畏惧的大荒往昔。


    “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
    未老已衰之石。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 
    未冷已冻之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顷。” 
    未生已死之身。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安神符径直飞进了镇魂灯里,镇魂灯忽然缓缓地从地上升起,终于没入了南方大地。

    新的四柱至此落成,却不再是为了镇压什么了。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只要镇魂灯还一直烧下去,混沌虽然存在,就永远不会作乱。


    第一缕天光方才刺破乌云,原来是天亮了。

    百世如一日地做同一种人,做同一种事,维持镇魂灯一直在烧,难道比造人的功德小?

    沈巍试探着伸出手,见赵云澜没躲开,终于一点一点地凑过去抱住他,他似乎有千万条理由,却一个也说不出口,甚至连提也不想提,只是第三次在赵云澜耳边说:“对不起,我错了。”

    好像无论他有多痛苦,都可以秘而不宣地一笔带过,都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理所当然地认错。


    郭长城就是镇魂灯的灯芯,昆仑君亲口确定的,他历尽百世百劫,初心未改,身上的功德足以与造人的女娲媲美,然而无福无泽,无幸无运,沉默而无知——林静沉默了下来,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告诉郭长城这件事,哪怕这个年轻人点起了最后的镇魂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正结束了与混沌之间的斗争,那么的了不起。


    没有阴阳眼,但看得见一切真实。 
    天降大功德,却默默无闻。


    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有的时候,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块脆弱的玻璃,无论是哪一种感情,摔了就再也粘不住了,哪怕早就不在意……甚至是原谅了。

    所以一个人最好从一而终,要么自私到底,伤人无数也绝不后悔,要么就从一开始就好好珍惜别人的感情,哪怕看起来很傻。

======END======

【黑遍全荣耀】我流全职①

突然的脑洞。应该没②。
老叶:(•ิ_,•ิ)呵呵
蓝团:(ಥ_ಥ)材料……
喻队:^_^嗯?
黄少:~\(≧▽≦)/~pkpk
锐锐:(✪ω✪)看我真诚的眼睛
大眼:o_O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老韩:(`⌒´メ)一如既往!
老魏:(((┏(; ̄▽ ̄)┛皮一下就跑

【摘抄笔记】02《红与黑》by司汤达 译:罗新璋

开始补名著!随看随摘抄!
【上卷】

    真实,
    严酷的真实。——丹东
【第一章 小城】

    置千百生灵于一处,
    把坏东西捉出去,
    笼子里就不那么扑腾了。——霍布斯

    而在弗朗什—孔泰,臧否人物左右舆论的,正是这批不偏不倚的聪明人。
    事实上,这类聪明人言论霸道,令人生厌。
【第二章 市长】

    权势!老兄,盖可以忽乎哉?足以引起傻瓜的敬重,孩童的惊诧,阔佬的嫉妒,贤哲的轻蔑。——巴纳夫

    在维璃叶,“提供收益”是权衡一切的金科玉律。这四个字,概括了四分之三以上居民的习惯想法。
【第三章 穷人的福星】

    一位品德高尚、不耍阴谋的神甫,是一村的造化。——弗勒利
【第四章 父与子】

    事若如此,
    其罪在我?——马基雅弗利
【第五章 讨价还价】

    尽量拖延,
    挽救局面。——恩尼乌斯

    乡下佬的奸滑,终于战胜有钱人的机敏,因为阔佬不一定非诡诈才有活路。
【第六章 烦闷】

    我已不知自己是谁,
    在做什么。——莫扎特《费加罗》
【第七章 缘分】

    必先伤其心,
    方能动其情。——一现代人
【第八章 小小风波】

    于是就有叹息,因压抑而更深邃,
    还有偷偷的一瞥,因偷觑而更甜美,
    还有火一般的羞红,尽管不是出于犯罪。
    ——《唐璜》第一章第七十四节

    要想发迹,势必去刻薄穷民,奉承区长、市长、名流,投他们所好,为他们效劳:这种行为,社会上称为处世之道,对一个世俗中人,与灵活的得救倒也并非完全水火不容。

【摘抄笔记】01《杀破狼》by priest

【引子 狂风起于青萍之末】

    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老想着当英雄,英雄有什么好下场吗?你只要一辈子吃饱穿暖,睡醒不愁,那就是最好的日子了,哪怕拮据闲散些,也没什么关系。

    没有人爱你,没有人真心待你,你一生到头,心里都将只有憎恶、怀疑,必得暴虐嗜杀,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注定拉着他们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

    我天狼十八部的神女,是草原上最洁净的精灵,天风也要亲吻她的裙角,所有生灵看见她都要低头,她歌舞的地方,来年有成群的牛羊,有草木茂茂丰润,数不清的鲜花能开到长生天的脚底下……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卷一 北雁不归】

    就算到了京城,也有义父护着你,不用害怕。

    义父错了,好不好?

    我封侯"安定",就是为大梁打仗的,其他的事不归我管。

    赐尔名旻,望吾儿浩浩高朗,无忧无愁。一世平安,长命百岁……

    大表兄……看着你呢。

    不瞒你们,侯府最美貌的算来应该是本人,要看可以看我。

    满朝圣贤,都不知道"放虎归山"四个字怎么写。

    第三杯,敬皇天后土,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

    本侯乃是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美名都远渡重洋去了。

    信不信在你,度不度在我。

    将来愿为大帅亲卫,侍奉鞍前马后,为皇上开疆拓土。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幸哉,大善。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动荡盛世也有荣华富贵。“世道"二字,理应一分为二,"道"是人心所向,"世"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

    若不知世道,怎么有脸自称身在世外?

    幼子与老父,确实都是沉甸甸的担子,能把人压得低下头,看清自己。

    只要我还活着,总有力气替你把那些不该有的障碍扫一扫。

    长庚心想,再不可能有谁像顾昀一样对他了。

    侯爷纵横千里,纵然是一代名将,但不论家国江山将他摆在什么位置上,对我来说,他也只是个相依为命的亲人,我一介小人物,没什么本事,手中铁勉强够立足而已,顾虑不了大事,心里只有巴掌大的一个侯府和几个人,还望大师谅解。

    别碰他!

    从天底下第一碗紫流金被挖出来开始,就注定人间再也太平不了了。

    愿盛世太平安康,诸君长命百岁。
【卷二 狂风不止】

    生于陈氏,入道临渊,岂敢托荫于先辈,苟全于人后?

    ——四殿下,功夫搁下了吗?
    ——做大帅麾下一个小小骑兵应该还是够格的。
    ——走,我教你怎么进山打猴子。

    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

    恐惧是没有道理的。

    我相信只要你愿意,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打败你,包括这副皮囊。

    太放肆了。

    他毕生所求,不过家国安定而已。

    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没灌一口黄沙砾砾,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没有吃糠咽菜过,"民生多艰"不也是无病呻吟吗?

    人的喜怒哀乐都是连着的,克制了怨恨与愤怒,喜乐自然也变得几不可见,时间长了,人会像一棵就不见阳光的草——虽然凑合活着没死,绿叶也白得差不多了。

    你说我这样一个天生爹娘养的美男子,总在旁边挡你的桃花,害你这些年来一直光成了老光棍,真是……啧,太对不住了。

    他心里未散的芬芳把乌尔骨都排挤在了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等到花落水流红,下面就生出了一颗种子似的念头,抽出千头万绪的枝桠来。

    我从小在京城长大,可是有时候真是觉得喘不上气来。

    酒能解忧,能热血,能添红颜,能让人把天大的眼前身后事放在一边,短暂地放松下来。

    以己度人啊,子熹……世上的人都在以己度人……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虎狼在外,不敢不殚精竭虑,山河未定,也不敢轻贱其身。

    ——几年不见,大师白净了不少。
    ——阿弥陀佛,和尚心如明镜台,无处惹尘埃。

    他曾经想过,了断尘缘三千遁入空门,说不定满腹妄念也就被无边佛法化了。

    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不可避世的字长大,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岂敢就此退避?此身生于世间,虽然天生资质有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
    ……和你。

    顾昀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以前从来没注意过长庚看他的眼神居然是这样的,那目光专注极了,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

    世上大概是没有能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

    天赐乃山川草木,土种鱼畜,地下流金;人为乃圣人之说,工建技艺,火机钢甲,此二者也,如梁如柱,可以独倚,不可俱断,为君者当谨记于心。

    因觊觎他国之物,兴兵进犯,乃是不仁;抛却旧恩,毁约背信,乃是不义!不仁不义之师不祥,玄铁营五万将士,虽不畏死,亦不敢奉此召,请皇上收回成命。

    长庚面如金纸,双瞳似血,眼前闪过无穷幻影,耳畔如有千军万马鸣铁敲钟,妖魔鬼影幢幢,魍魉横行而过,一根乌尔骨饮着他的心血轰然涨大,枝杈森然处荆棘遍布,撕心裂肺地如鲠在喉——
    而那乌尔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犹在千山万水之外。

    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玄铁营以护卫家国为永远的底线。

    义父不用吃惊,和你有关的事,整个大梁也找不出第二个比我再清楚的了。

    长庚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无欲则刚”,顾昀便给他吃了一记“岿然不动”。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做不来谋君窃国的事。

    要不是弥足深陷,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

    家与国,仇与怨,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他倘若一脚迈出去,无论走上哪边,都再不能回头。
【卷三 骤雨不歇】

    直到这一阵东风吹散了他最后的少年情怀。
    长庚在最短的时间内意识到,自己或将踽踽一人走上一条无人谅解、也无人相伴的路。
    从今往后,他再也不是什么人的儿子与晚辈了。

    如果有魔鬼的存在,那么它无疑就是这种小小的矿物,蓝紫色的火焰,从破土而出的那一天开始,就点燃了这个该死的时代,它把神的孩子都变成了铁怪物的心。

    若我早生十年……天下绝不是这个天下。

    一无所知,意味着变数。

    为将者,若能死于山河,也算平生大幸了。

    我大概……真的会死于这山河。

    怎么打,你说了算,不必有后顾之忧,也不必顾忌别人怎么想,怎么弄钱,怎么找紫流金,怎么分化布局这些事可以都交给我。

    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要死,我给你殉葬。

    多年的沉湎与肥膘下,雪刀与钢甲都烙入了骨血里,依稀还在。

    烈火浮于海上,忠魂粉身碎骨。

    顾昀接过来,忽然间,他有种感觉,好像多灾多难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像一把散落的种子,流落四方,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来。

    了然本能地摇头,他本以为自己多年修行,已经洞穿了人世悲喜,直到这一刻——末法逢魔,他方才发现,四大皆空原来只是自以为是的错觉。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此道名为“临渊”。

    百年京华繁嚣,与红墙金瓦上千秋万世的大梦,随着烂琉璃一起落地……成了飞灰。

    偌大一个家国,偌大一个天下,东西隔海,南北无边……
    放不下一台远离尘世的神龛。

    告诉李丰,我不欠他的,不替他当这个孤家寡人的亡国之君。

    ——凭君莫话封侯事……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片冰心在玉壶。

    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玄铁军威风骨未折,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

    “不行,”他心道,“加莱荧惑还活着,江南尚在沦陷,我死不瞑目。”
    这股子狠仿佛一剂鸡血,直接从他心口打进去,顾昀一激灵,倏地醒了过来。

    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死于山河,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放完了,也就算全了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
    可是事到临头,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迹推离了原来的方向,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求更多——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留给长庚。

    “权势”二字,在危亡之际,从来都是一条你死我活的不归路。

    人之苦楚,在拿不在放,拿得越多、双手越满,也就越发举步维艰。

    ——你信我吗?子熹,只要你说一个字,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
    ——我为何要让你走刀山火海?

    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老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

    若我早生二十年,就把你抱起来偷走,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

    将来收回江南,我就带他走,管别人怎么说呢。我活着一天就护着他一天。

    ——无论什么你都会帮我吗?
    ——天理伦常在上,除此以外,要星星不给月亮,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好不好?

    无情可以为慰藉,有情却是魔障。
    有情,有欲,有色香声味,有日复一日的贪求,有恐惧忧怖,有妒恨离愁,有患得患失……
    七情与神魂共颠倒,六根为红尘所覆。

    风雨如晦,而天地间有一书生。

    大约世上最难测的并非敌人的险恶,而是心上人那再真挚也时时让人觉得飘忽的用心吧。

    国富力强时,自然四海宾服。
【卷四 归人不倦】

盗墓笔记重启…
10%…20%…
重启失败。
是否恢复出厂模式?
是   否
正在恢复出厂模式…
恢复出厂模式成功。
盗墓笔记重启…

做了个奇怪的梦。。。
陆总长好奇林统帅究竟非到什么程度,于是yys抽卡实验
我们的统帅一脸无chong奈ni接过设备抽卡,慢慢地脸越来越黑,即将变形
比心全程围观,惊奇→意思意思安慰一下→爆笑,歪倒在亡国之君身上爬不起来
湛卢抱着爆米花凑热闹,记录数据并分析,得出结论:先生您已将玩家平均抽ssr卡的概率拉低n个百分点,是否需要联系游戏运营商检测bug……
林:……闭嘴!

哈哈哈叶落蓝桥印章终于到手!
老叶生日,然而我送了自己礼物?
。。。。。。
没毛病(๑•̀ㅂ•́)و✧
叶!蓝!一!生!推!

叶修生日快乐!

战到末路仍初心不改,振臂高呼着王者归来!
今天也是热血满满的一天(๑•̀ㅂ•́)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