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丝_红姬

宅腐网瘾少女(•̀ㅂ•́)و✧
日语♪
盗墓♪HP♪全职♪魔道♪
死神♪银魂♪
基三♪
满汉♪

【摘抄笔记】03《镇魂》by priest

跟着剧版重温镇魂~
【轮回晷】

    古人说“六合之外,圣人不言”,究竟是有还是没有,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倒是觉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大家也没必要太追究。“不问苍生问鬼神”,那是旧时候昏君干的事,人要是连自己的事都想不明白,还有闲心去管世界上有没有鬼神,不是很荒唐么?

    我讨厌一切圆的东西,生生死死,没完没了。

    日晷一天转一圈,日头就东升西落一次,周而复始,象征生生不息、轮回不止的意思。但也有种说法,认为轮回是个不断“杀死”的过程,新陈交替,失去的永远失去,过去的再不重来,转过一刻,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而转过一轮,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有时候……只要人的意念足够强烈,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可哪怕你心里有再大的执念,也并不能证明它就是对的。
【山河锥】

    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

    什么是公平、平等?这世界上,但凡一个人觉得公平了,一定是建立在其他人觉得不公平的基础上。活不下去的时候,平等是与别人一样吃饱穿暖,吃饱穿暖的时候,平等就是同旁人一样有尊严,尊严也有了的时候,又闲得蛋疼,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怎么也要比别人多一些什么才甘心,不到见棺材时,哪有完?究竟是平等还是不平等,不都是自己说了算?

    流年那样无理残忍,稍有踟蹰,它就偷梁换柱,叫人撕心裂肺,再难回头。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
【功德笔】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低低地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难得地沉下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原本是山鬼“嵬”,可是有一个人跟我说,山鬼虽然应景,但是未免显得气量狭小,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再加上几笔,好凑个大名。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此皆不可成之事,封之以不可抵之地,以为四圣,天不落,地不陷,则四圣不出,天下遂安。

    赤水之北,承天接地,万九千之大丘,天人之故里。
    浩然之巅,览六合渺海内,为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此名昆仑。

    艰难的爱情,可以靠坚强和不顾一切的付出扛过去,可是爱情总是要归于平淡,你想过吗?到那时候,你们看见对方的时候,激素的作用褪去,想起的不会是美好的怦然心动,而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受过的非难和痛苦,到时候你怎么面对他,他怎么面对你?你想过吗?

    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镇魂灯】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
    未老已衰之石。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
    未冷已冻之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顷。”
    未生已死之身。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没有阴阳眼,但看得见一切真实。
    天降大功德,却默默无闻。

    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黑遍全荣耀】我流全职①

突然的脑洞。应该没②。
老叶:(•ิ_,•ิ)呵呵
蓝团:(ಥ_ಥ)材料……
喻队:^_^嗯?
黄少:~\(≧▽≦)/~pkpk
锐锐:(✪ω✪)看我真诚的眼睛
大眼:o_O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老韩:(`⌒´メ)一如既往!
老魏:(((┏(; ̄▽ ̄)┛皮一下就跑

【摘抄笔记】02《红与黑》by司汤达 译:罗新璋

开始补名著!随看随摘抄!
【上卷】

    真实,
    严酷的真实。——丹东
【第一章 小城】

    置千百生灵于一处,
    把坏东西捉出去,
    笼子里就不那么扑腾了。——霍布斯

    而在弗朗什—孔泰,臧否人物左右舆论的,正是这批不偏不倚的聪明人。
    事实上,这类聪明人言论霸道,令人生厌。
【第二章 市长】

    权势!老兄,盖可以忽乎哉?足以引起傻瓜的敬重,孩童的惊诧,阔佬的嫉妒,贤哲的轻蔑。——巴纳夫

    在维璃叶,“提供收益”是权衡一切的金科玉律。这四个字,概括了四分之三以上居民的习惯想法。
【第三章 穷人的福星】

    一位品德高尚、不耍阴谋的神甫,是一村的造化。——弗勒利
【第四章 父与子】

    事若如此,
    其罪在我?——马基雅弗利
【第五章 讨价还价】

    尽量拖延,
    挽救局面。——恩尼乌斯

    乡下佬的奸滑,终于战胜有钱人的机敏,因为阔佬不一定非诡诈才有活路。
【第六章 烦闷】

    我已不知自己是谁,
    在做什么。——莫扎特《费加罗》
【第七章 缘分】

    必先伤其心,
    方能动其情。——一现代人
【第八章 小小风波】

    于是就有叹息,因压抑而更深邃,
    还有偷偷的一瞥,因偷觑而更甜美,
    还有火一般的羞红,尽管不是出于犯罪。
    ——《唐璜》第一章第七十四节

    要想发迹,势必去刻薄穷民,奉承区长、市长、名流,投他们所好,为他们效劳:这种行为,社会上称为处世之道,对一个世俗中人,与灵活的得救倒也并非完全水火不容。

【摘抄笔记】01《杀破狼》by priest

【引子 狂风起于青萍之末】

    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老想着当英雄,英雄有什么好下场吗?你只要一辈子吃饱穿暖,睡醒不愁,那就是最好的日子了,哪怕拮据闲散些,也没什么关系。

    没有人爱你,没有人真心待你,你一生到头,心里都将只有憎恶、怀疑,必得暴虐嗜杀,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注定拉着他们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

    我天狼十八部的神女,是草原上最洁净的精灵,天风也要亲吻她的裙角,所有生灵看见她都要低头,她歌舞的地方,来年有成群的牛羊,有草木茂茂丰润,数不清的鲜花能开到长生天的脚底下……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卷一 北雁不归】

    就算到了京城,也有义父护着你,不用害怕。

    义父错了,好不好?

    我封侯"安定",就是为大梁打仗的,其他的事不归我管。

    赐尔名旻,望吾儿浩浩高朗,无忧无愁。一世平安,长命百岁……

    大表兄……看着你呢。

    不瞒你们,侯府最美貌的算来应该是本人,要看可以看我。

    满朝圣贤,都不知道"放虎归山"四个字怎么写。

    第三杯,敬皇天后土,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

    本侯乃是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美名都远渡重洋去了。

    信不信在你,度不度在我。

    将来愿为大帅亲卫,侍奉鞍前马后,为皇上开疆拓土。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幸哉,大善。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动荡盛世也有荣华富贵。“世道"二字,理应一分为二,"道"是人心所向,"世"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

    若不知世道,怎么有脸自称身在世外?

    幼子与老父,确实都是沉甸甸的担子,能把人压得低下头,看清自己。

    只要我还活着,总有力气替你把那些不该有的障碍扫一扫。

    长庚心想,再不可能有谁像顾昀一样对他了。

    侯爷纵横千里,纵然是一代名将,但不论家国江山将他摆在什么位置上,对我来说,他也只是个相依为命的亲人,我一介小人物,没什么本事,手中铁勉强够立足而已,顾虑不了大事,心里只有巴掌大的一个侯府和几个人,还望大师谅解。

    别碰他!

    从天底下第一碗紫流金被挖出来开始,就注定人间再也太平不了了。

    愿盛世太平安康,诸君长命百岁。
【卷二 狂风不止】

    生于陈氏,入道临渊,岂敢托荫于先辈,苟全于人后?

    ——四殿下,功夫搁下了吗?
    ——做大帅麾下一个小小骑兵应该还是够格的。
    ——走,我教你怎么进山打猴子。

    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

    恐惧是没有道理的。

    我相信只要你愿意,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打败你,包括这副皮囊。

    太放肆了。

    他毕生所求,不过家国安定而已。

    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没灌一口黄沙砾砾,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没有吃糠咽菜过,"民生多艰"不也是无病呻吟吗?

    人的喜怒哀乐都是连着的,克制了怨恨与愤怒,喜乐自然也变得几不可见,时间长了,人会像一棵就不见阳光的草——虽然凑合活着没死,绿叶也白得差不多了。

    你说我这样一个天生爹娘养的美男子,总在旁边挡你的桃花,害你这些年来一直光成了老光棍,真是……啧,太对不住了。

    他心里未散的芬芳把乌尔骨都排挤在了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等到花落水流红,下面就生出了一颗种子似的念头,抽出千头万绪的枝桠来。

    我从小在京城长大,可是有时候真是觉得喘不上气来。

    酒能解忧,能热血,能添红颜,能让人把天大的眼前身后事放在一边,短暂地放松下来。

    以己度人啊,子熹……世上的人都在以己度人……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虎狼在外,不敢不殚精竭虑,山河未定,也不敢轻贱其身。

    ——几年不见,大师白净了不少。
    ——阿弥陀佛,和尚心如明镜台,无处惹尘埃。

    他曾经想过,了断尘缘三千遁入空门,说不定满腹妄念也就被无边佛法化了。

    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不可避世的字长大,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岂敢就此退避?此身生于世间,虽然天生资质有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
    ……和你。

    顾昀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以前从来没注意过长庚看他的眼神居然是这样的,那目光专注极了,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

    世上大概是没有能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

    天赐乃山川草木,土种鱼畜,地下流金;人为乃圣人之说,工建技艺,火机钢甲,此二者也,如梁如柱,可以独倚,不可俱断,为君者当谨记于心。

    因觊觎他国之物,兴兵进犯,乃是不仁;抛却旧恩,毁约背信,乃是不义!不仁不义之师不祥,玄铁营五万将士,虽不畏死,亦不敢奉此召,请皇上收回成命。

    长庚面如金纸,双瞳似血,眼前闪过无穷幻影,耳畔如有千军万马鸣铁敲钟,妖魔鬼影幢幢,魍魉横行而过,一根乌尔骨饮着他的心血轰然涨大,枝杈森然处荆棘遍布,撕心裂肺地如鲠在喉——
    而那乌尔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犹在千山万水之外。

    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玄铁营以护卫家国为永远的底线。

    义父不用吃惊,和你有关的事,整个大梁也找不出第二个比我再清楚的了。

    长庚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无欲则刚”,顾昀便给他吃了一记“岿然不动”。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做不来谋君窃国的事。

    要不是弥足深陷,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

    家与国,仇与怨,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他倘若一脚迈出去,无论走上哪边,都再不能回头。
【卷三 骤雨不歇】

    直到这一阵东风吹散了他最后的少年情怀。
    长庚在最短的时间内意识到,自己或将踽踽一人走上一条无人谅解、也无人相伴的路。
    从今往后,他再也不是什么人的儿子与晚辈了。

    如果有魔鬼的存在,那么它无疑就是这种小小的矿物,蓝紫色的火焰,从破土而出的那一天开始,就点燃了这个该死的时代,它把神的孩子都变成了铁怪物的心。

    若我早生十年……天下绝不是这个天下。

    一无所知,意味着变数。

    为将者,若能死于山河,也算平生大幸了。

    我大概……真的会死于这山河。

    怎么打,你说了算,不必有后顾之忧,也不必顾忌别人怎么想,怎么弄钱,怎么找紫流金,怎么分化布局这些事可以都交给我。

    你若输,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你要死,我给你殉葬。

    多年的沉湎与肥膘下,雪刀与钢甲都烙入了骨血里,依稀还在。

    烈火浮于海上,忠魂粉身碎骨。

    顾昀接过来,忽然间,他有种感觉,好像多灾多难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像一把散落的种子,流落四方,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来。

    了然本能地摇头,他本以为自己多年修行,已经洞穿了人世悲喜,直到这一刻——末法逢魔,他方才发现,四大皆空原来只是自以为是的错觉。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此道名为“临渊”。

    百年京华繁嚣,与红墙金瓦上千秋万世的大梦,随着烂琉璃一起落地……成了飞灰。

    偌大一个家国,偌大一个天下,东西隔海,南北无边……
    放不下一台远离尘世的神龛。

    告诉李丰,我不欠他的,不替他当这个孤家寡人的亡国之君。

    ——凭君莫话封侯事……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片冰心在玉壶。

    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玄铁军威风骨未折,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

    “不行,”他心道,“加莱荧惑还活着,江南尚在沦陷,我死不瞑目。”
    这股子狠仿佛一剂鸡血,直接从他心口打进去,顾昀一激灵,倏地醒了过来。

    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死于山河,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放完了,也就算全了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
    可是事到临头,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迹推离了原来的方向,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求更多——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留给长庚。

    “权势”二字,在危亡之际,从来都是一条你死我活的不归路。

    人之苦楚,在拿不在放,拿得越多、双手越满,也就越发举步维艰。

    ——你信我吗?子熹,只要你说一个字,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
    ——我为何要让你走刀山火海?

    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老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

    若我早生二十年,就把你抱起来偷走,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

    将来收回江南,我就带他走,管别人怎么说呢。我活着一天就护着他一天。

    ——无论什么你都会帮我吗?
    ——天理伦常在上,除此以外,要星星不给月亮,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好不好?

    无情可以为慰藉,有情却是魔障。
    有情,有欲,有色香声味,有日复一日的贪求,有恐惧忧怖,有妒恨离愁,有患得患失……
    七情与神魂共颠倒,六根为红尘所覆。

    风雨如晦,而天地间有一书生。

    大约世上最难测的并非敌人的险恶,而是心上人那再真挚也时时让人觉得飘忽的用心吧。

盗墓笔记重启…
10%…20%…
重启失败。
是否恢复出厂模式?
是   否
正在恢复出厂模式…
恢复出厂模式成功。
盗墓笔记重启…

做了个奇怪的梦。。。
陆总长好奇林统帅究竟非到什么程度,于是yys抽卡实验
我们的统帅一脸无chong奈ni接过设备抽卡,慢慢地脸越来越黑,即将变形
比心全程围观,惊奇→意思意思安慰一下→爆笑,歪倒在亡国之君身上爬不起来
湛卢抱着爆米花凑热闹,记录数据并分析,得出结论:先生您已将玩家平均抽ssr卡的概率拉低n个百分点,是否需要联系游戏运营商检测bug……
林:……闭嘴!

哈哈哈叶落蓝桥印章终于到手!
老叶生日,然而我送了自己礼物?
。。。。。。
没毛病(๑•̀ㅂ•́)و✧
叶!蓝!一!生!推!

宝贝们我来分享粮啦~

开启推文模式~
cp预警~
主推叶蓝,部分包含喻黄 林方 双花 双鬼 方王 周江 韩张 乔高 刘卢刘 包罗 肖戴
偶尔推忘羡,部分包含双道,少量包含澄情 澄曦,不吃薛晓

叶修生日快乐!

战到末路仍初心不改,振臂高呼着王者归来!
今天也是热血满满的一天(๑•̀ㅂ•́)و✧